学LOL“草丛伦”?刚走出高考考场,他就被带上警车!

作者: 时间:2018-06-21 16:42:35 来源: 浏览:240 次

在江西省新余市的一所监狱里,被关押了快一年的李航达心里有些波动——两年前的高考,19岁的他也是自信满满地走入了考场,谁知,等他走出考场后,迎来的不是父母的关怀,而是一副冰冷的手铐,在被简单核实身份后,李航达被带上了警车。

至此,当年的高考该如何估分数、填报哪些志愿、被哪所学校录取,都与李航达无关了。

现男友和前男友为女友“约架”

时间回溯到2016年6月,那时16岁的新余某职教中心学生高小飞内心有些烦躁。本来几天前刚交了女朋友黄雯雯,是挺开心的事情,却发现一个叫王宇辰的男生总是给她发QQ消息。

王宇辰是黄雯雯的前男友,两人是5月21日分手的。5月29日,黄雯雯和高小飞成了男女朋友。王宇辰得知后找过黄雯雯,但黄雯雯不想理他,王宇辰就总是加其QQ和她聊天。聊天过程中,王宇辰一直说黄雯雯骗了他,自己想和她复合。一开始,高小飞并不认识王宇辰,在关联了黄雯雯的QQ后才知道,王宇辰还在一直阴魂不散地给自己女朋友发信息。

现女友被前男友骚扰,这让沾染了些许社会气的高小飞很是恼火,他告诉朋友胡光亮,要去找王宇辰聊一聊,让他不要再来骚扰黄雯雯了。于是,高小飞登上了黄雯雯的QQ,约王宇辰出去谈谈,结果,对方爽快地回复没问题,还发来一张照片,显示是长林湖公园里的一条路,于是双方约好晚上九点在照片里的地点见面谈一下,都必须一个人来。

当晚,高小飞叫上朋友胡光亮和熊洪庆一起去了长林湖公园。晚上九点左右,高小飞按照约定一人独自赴约,让两位朋友在一旁等着他。没等高小飞走多久,胡光亮和熊洪庆就听到了高小飞一声大喊“有人阴我”。二人迅速朝他跑去,只见高小飞裤子上有血,很大声地喘气,头上全是汗,一直不说话。胡光亮赶快打了120电话,十多分钟后急救车来了,经过现场抢救医生说人已经不行了,并让胡光亮拨打110报警电话。

由于隔着一段距离,二人并没有看到是谁伤了高小飞。当时,高小飞已没有生命体征,后经抢救无效死亡,背部中间有一处2公分长的伤口。

“师徒”出手“伏击”

与此同时,一对“师徒”正在夜色的掩护中仓皇逃走。“徒弟”是15岁的初三学生王宇辰,“师父”是19岁的高三学生李航达。

王宇辰和李航达是2016年4月份通过QQ认识的。当时,王宇辰在网上加了一个叫“烟雨汉服国学”的QQ群,群主正是李航达,平时两人会在群里聊聊中国传统文化的话题。李航达擅长舞刀弄剑,王宇辰就跟着他练习刀剑、锻炼身体,并尊称他为“师父”。为了更好地练习,王宇辰还用母亲的淘宝账户购买了一把57元的短剑,名叫“袖珍卧龙剑龙泉小剑”,长约40厘米,未开刃。李航达也挺疼爱这个“徒弟”,平时都称他为自己的“书童”。

在王宇辰眼里,黄雯雯是自己心爱的女孩,但她在分手后没多久就和别人在一起的事情让他很气愤,觉得她玩弄了自己的感情。加上黄雯雯总是说高小飞很好,王宇辰怀疑二人可能在分手前就好上了,给自己戴了“绿帽子”。李航达在知道了王宇辰女友的事情后,义愤填膺为他打抱不平,还告诉他,“如果对方很多人,我也许可以帮你”。

于是,两人一合计,顺势答应了高小飞的约谈要求,把地点定在长林湖公园,视情况伤害高小飞。王宇辰身上背着一把弓、数支箭和“袖珍卧龙剑龙泉小剑”与李航达会合。当晚,两人到达长林湖公园后,王宇辰看到了在湖边台阶处等待的高小飞,并在公园入口处看见数名和高小飞年纪相仿的青年。王宇辰很生气,觉得是高小飞纠集了这些青年要来打他,应当狠狠教训下。

在网络游戏《英雄联盟》里,有一名叫作德玛西亚之力盖伦的英雄。盖伦又称“草丛伦”,是草丛里面的杀手,而王宇辰是盖伦的忠实玩家。王宇辰对长林湖并不熟悉,所以先提前去了趟考察地形,结果发现长林湖有很多近一人高的草丛,觉得和《英雄联盟》里盖伦伏击的地形很像,很适合埋伏,就决定由李航达来伏击高小飞。

之后,王宇辰帮李航达拿着书包躲在一边,李航达则手持短剑潜伏在高小飞身后的草丛里。21点10分,趁高小飞不备,李航达从高小飞身后蹿出,持剑刺向高小飞背部。两人随后迅速逃离案发现场。

晚上十点半,李航达回到家中,看上去很累的样子,让女朋友周秀丽很是担心。在周秀丽眼里,虽然李航达性格阴晴不定,但他对自己确实很好,也没有做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由于李航达父亲平时基本不在家,母亲是家庭主妇,周秀丽最近都住在他家。周秀丽就问李航达发生了什么事情,李航达的回答让她大吃一惊,“我今天把欺负‘书童’的人一刀刮了”。周秀丽又问,“要是死了怎么办?”李航达并不是很担心,“就算死了,警察也不会查到我头上,我做得很干净。”周秀丽说起会不会有脚印留下,李航达则认为公园里很多人走来走去,不可能会查到自己的脚印。因为李航达回家时穿的衣服没有血迹,还告诉女友“你还不相信我的刀法啊?我的刀法是不见血的”。

从自愿顶罪到相互指认对方为凶手

“2016年6月4日21点20分,有学生报警称有一名男孩受伤严重,伤人者已经跑了。”新余市公安局渝水分局刑侦大队民警万新波向《方圆》记者回忆说,经初查,初三学生王宇辰有重大作案嫌疑,并于当晚将王宇辰抓获。后来,警方查到李航达也涉案,并于6月9日在高考考场外将其抓获。

“最初抓获王宇辰时,有很多证据都指向他就是犯罪嫌疑人,王宇辰本人也承认犯罪事实。但是,在进一步侦查时,我们发现了还有另一名涉案人员——李航达。”万新波说,关于两名嫌疑人是哪一个动手用剑刺死了被害人高小飞,由于案发当时没有目击证人,公园里也没有监控设备,所以只能从嫌疑人的供述和相关证人证言中进行判断。

王宇辰的第一份供述显示,李航达用剑刺了高小飞,随后又承认是自己刺的,在之后的几次供述一直很稳定,都是说李航达刺的。之所以说是自己刺的,他解释说是因为作案后回家的路上,曾拜托师父李航达“如果高小飞有什么事,我来扛,我去坐牢,你照顾好我母亲”。但后来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不敢再说假话。

而李航达的供述里,说先是王宇辰刺的,再改为王宇辰将剑硬塞给自己,自己才刺的。后来则坚持是王宇辰所刺,自己亲眼所见,之所以以前说自己所刺,是为了保护王宇辰,因为自己曾和他说过,要替他死去的父亲照顾他。

李航达还曾在看守所里写了一封信,说起他与王宇辰的师徒情、兄弟情:我请求不要把王宇辰判得太重,他是个人才,将来出来也会是国家栋梁的,同时他也是个善良、老实的孩子,没有了父亲很可怜的,我很珍惜这个徒弟。

“李航达的供述反反复复,其中一些说法与手机取证报告、周秀丽等人的证人证言相互矛盾。但综合多项证据,可以认定是李航达刺的高小飞。”万新波说。

2017年11月,新余市中级法院不公开审理了此案,被告人李航达和王宇辰当庭认罪,李航达承认是自己用剑刺了高小飞。“当时,我们年轻鲁莽,不懂事、不懂法律,更不知道有什么后果。就像是在黑夜中行走的人,不知道前方的路是什么样,只知道一味地往前冲,最终还是摔跤了。”李航达在庭审现场说道,这件事给了他一个惨痛的教训,遇到事情要理性对待,也要学习法律知识。

新余市检察院认为两被告人亲属积极对被害人家属进行赔偿,并取得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两被告人依法均可酌情从轻处罚。而且,被告人王宇辰犯罪时未满16周岁,系未成年人犯罪,依法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2017年12月15日,新余市中级法院作出判决,被告人王宇辰因不能正确处理感情纠纷,伙同被告人李航达,并由李航达持短剑故意伤害他人,致一人死亡的严重后果。两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且属共同犯罪。被告人王宇辰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被告人李航达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两被告人均未上诉。

悲剧的发生与家庭不无关系

一场早恋引发的情杀,让三个家庭陷入巨大的痛苦中,两个年青人失去了美好的前程,但案发的原因,也与他们的家庭不无关系。

王宇辰曾经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中。父亲工作出差较多,在家里时间少,母亲工作稳定,平时操持家里各种家务。后来,父亲逐渐几乎不着家,家中事务一概不管,夫妻为此有所争吵。

平时,王宇辰喜欢和朋友在外面玩游戏或者参加汉文化活动。从小学到初一学习成绩都很优秀,到初二时成绩有所下降,特别是到初三后一直下滑。就在这期间,王宇辰遭遇校园暴力,被同学殴打,同时朝夕相处的朋友也没有站出来做证,导致他情绪异常不稳,成绩更是一落千丈,甚至厌学逃学。

初三下学期,父母把王宇辰转学到另一所中学,在新环境下成绩有所提高。由于一直酷爱历史,特别是沉迷于汉文化的博大精深,王宇辰主动加入了“烟雨汉服国学”QQ群,经常在群里和大家交流探讨中国传统文化。因为对汉文化的热衷,加上从小就参加武术兴趣班的学习,让王宇辰尤其喜爱汉代服饰、配饰和刀剑,自己也买了不少长剑短剑,平时会用这些刀剑来强身健体,觉得“戴这些配饰很有范儿,特炫特酷!”

眼看王宇辰的生活要回到正轨,不幸却悄然发生。案发前三个月,王宇辰父亲在一次户外活动中猝死。家里的顶梁柱轰然倒塌,王宇辰和母亲陷入巨大悲痛之中。随着父亲的过世,王宇辰姑姑、爷爷对他们母子的态度发生很大变化。突然失去丈夫、亲人突然翻脸等一系列变故使得王宇辰母亲接近崩溃,王宇辰心中的烦恼痛苦又不敢向母亲倾诉,担心母亲会倒下,内心充满害怕。王宇辰曾经说,只要一闭眼就能看到父亲在跟他说话,以前父亲逼他学习他是那么反感,现在他多么希望父亲还能这样逼他,这样关心他。

针对此类案件,新余市检察院有自己的举措,即与新余市心理学会签订合作协议,在办案中引入心理疏导机制。在这个案子办理过程中,新余市检察院邀请新余市心理协会二级心理咨询师肖新梅为王宇辰做社会调查报告,她指出“对于这样一个一直生活在温暖平和环境中的14岁孩子来说,校园暴力和家庭变故这一系列事件是毁灭性的打击”。在她看来,其间王宇辰心理问题剧增,也没有治愈的途径,更不知道如何寻求帮助和解决。这时,陷入悲痛中的王宇辰遇到了同学黄雯雯,她的好意关照让他找到了暂时的精神慰藉,两人很快发展成男女朋友。黄雯雯也成了他心中的寄托,他把所谓美好的未来和幻想都放在了一个和他一般大的女孩身上。母亲知道后,不敢武断干涉,只能告诫他不能越界,不能做违法的事情。与此同时,王宇辰也认识了李航达,并把问题的处理完全寄托在了这个“师父”身上。

在李航达母亲眼里,李航达初中时喜欢参加一些文艺活动,人很阳光,但比较叛逆,成绩也不好,平时还会思考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喜欢钻研汉服和佩刀。

李航达父亲长期在外地做生意,平时对其管教得不多,但他觉得,作为父亲给儿子灌输的一直是正能量的东西,但儿子长期受到了网络上偏激思想的毒害。李航达加入了不少QQ群,里面充斥着很多偏激思想,诸如对社会严重不满,以及对高考体制看法的严重偏颇,其中还不乏“侠肝义胆”的思想成分。别人对此只是“喷喷”而已,李航达却全盘接受,就像被洗过脑一样。父亲曾经采取过很多方法去改变他,甚至发动周边朋友、家长去帮助他,但是收效甚微,李航达始终活在自己的想法中。

“性恶自有天判,世间本无黑,因为有了白,才成就了黑。近我者黑。”李航达在看守所里给检察官的信中这样写道。

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缺一不可

在案件承办人新余市检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处处长夏添看来,本案是由青春期恋爱引发的一起严重刑事案件。“在这个案子里,我看到了王宇辰对黄雯雯的爱,我丝毫不怀疑这份感情的单纯美好,但同时也看到了未成年人在青春期恋爱中表现出来的不成熟:当黄雯雯选择分开时,王宇辰无法理解、接纳,在感受到高小飞的蔑视后,产生通过教训对方来泄愤的错误想法。”夏添说,其中也有李航达对王宇辰的兄弟关爱。两人因习武的共同爱好而结为好友,结为“师徒”,在王宇辰“被戴绿帽子”后,李航达表现出义愤填膺,想到用武力帮助解决问题。应当说,李航达对王宇辰关照有加,但这份关照也是不理智、毫无法律约束的。正是这份异性间不成熟的爱加上兄弟间不理智、毫无法律观念的爱,共同导致了本案悲剧的发生。

在夏添看来,家庭教育的缺位也是导致该案发生的原因之一。如果王宇辰和李航达的家庭有着良好的亲子关系,孩子们在遇到问题、困难时,愿意敞开心扉和家长聊一聊,在家长帮助下走出困境,本案也不会发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这也提醒人们,家长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关心孩子的心理发展上,而不是整天忙于工作,只想着给孩子提供好的物质生活条件。同时,学校法治教育也要跟上。孩子们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可能会触犯刑法、构成何种犯罪,更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将可能会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无期徒刑、死刑。

夏添说:“我清楚地记得在提审王宇辰时,在我们安排的亲情会见环节,他将在监狱学会的亲手折的千纸鹤送给母亲,也记得王宇辰通过管教干警传递出来写给家人满是思念的信件。李航达已经成年,在审查起诉阶段我没有看到李航达与父母间情感的传递与表达,但在办案期间,李航达的父亲写了一份《致执法人员的一封信》交给我,信中讲述了李航达的成长经历,反思了一位父亲在教养孩子方面的不足。从信中,我读到了为人父母对孩子满满的爱。”

“这起案件的发生,值得每一个人去思考,我们如何学会去爱,如何学会爱的正确表达方式,希望类似本案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夏添颇为感慨。(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